J家飯(主:KK,NEWS,Hey!Say!Jump,V團...)

Kimi Raikkonen

主cp喻黃

堅持寫自己所愛的東西。
永遠支持KK兩人三團下去。
謝謝音樂讓我有勇氣活下去。

【喻黃】Frock(上)

突然想寫...難得的短篇。

分上下,下篇再生XD

標題隨意取

---------------

盛夏之時,冷氣房外頭是豔陽高照,黃少天整個人懶懶散散,軟趴趴的拿著書晃啊晃的,說是在看書,但實際上是沒看什麼東西進頭腦裡,雙腳一開一合不停的甩著,一到休假日就呈現這副模樣,喻文州也是從了黃少天就這樣子的賴在他床上。

“外面天氣好的很,少天不想出去嗎?”,見黃少天每到假日就這副德性,身為經紀人兼現任戀人的喻文州實在想多讓他出去走走,而不是只是待在他那兒像個宅男似的,偶爾看看視頻或是打打電玩。“文州這麼說是...想邀我去約會嗎?”,黃少天在床上滾了一圈,眼睛變得雪亮多了,然後依舊懶在床上,但用著上目眼望著的樣子實在可愛,只有在戀人面前才會用上的軟綿綿聲音,在這時又增添了不少情調。

“少天可以這麼想,不過你這樣...太顯眼了”,帶著明顯就是有餿主意的壞笑,喻文州把電腦蓋了起來,把身體轉而正面對向懶散的小獅子。

“沒錯沒錯,我粉絲很多的呢,被發現其不就完了,所以就待在室內別出去別出去”,這是黃少天的本能,一見到那種笑容,身體下意識換了個好防禦的姿勢,眼睛直盯著喻文州,會這麼做也是因為黃少天有種預感,感覺下一秒好像會被怎樣,雖然大多數沒什麼用,不過有總比沒有好嘛,是這樣說的吧。

“沒必要防我吧,我何時做了會傷害你的事了”,沒有進一步逼近,喻文州只是拿了工作用的那支手機,傳個mail不知道給誰,“最後不都是讓你舒服到恩恩啊啊的”,大言不慚的說辭,讓黃少天的臉整個在一瞬間泛紅起來,一時還不知道該說什麼,不過造成這狀況的罪魁禍首到是還厚臉皮的對他淡淡的笑著,顯然挺滿意這個反應就是了。

“少天別扭捏了,變裝不是很常見的東西”

“誰叫你拿的衣服都那麼奇怪,所以才挑了比較正常的”,黃褐色長髮,加上臉上不妖豔的淡妝,黃少天胸前被強行墊了胸墊然後被套了件繫肩的上衣,在骨架比較小的狀態下,下半身搭了短裙及褲襪,乍看之下實在是沒什麼違和感。

本來喻文州說要變裝,黃少天還覺得會是什麼正常的衣服,不過事實證明他錯了。

學生制服、警察服甚至還有白色禮服是什麼鬼,黃少天見喻文州拿了一箱皆是這種好似情趣play的衣服,當下懷疑了某喻先生的興趣,同時翻了白眼默默的把箱子關了起來。

在準備逃跑之下,喻文州搶先一步抓人回來,現在的狀況算是比較通情達理一點,只是黃少天還是不習慣。

下半身太涼了...。黃少天含著想哭出來的情緒,只能帶著扭捏跟著喻文州。

“我不是也有變裝,再說少天這樣挺好看的”,喻文州推了黑框眼鏡,這是他所謂的變裝道具-一副眼鏡,在這當下黃少天火真的上來了,然後直接就抓了喻文州身上的深藍色領帶,不過只能說喻文州非常的會看場合做事。

彼此身體接近的同時,即便小獅子正裝作生氣的樣子,喻文州的手還是往他腰上攬過,“這大庭廣眾下,你是想怎樣?”,感覺到腰間上正無條件亂摸的手,黃少天馬上就知道這人到底想幹嘛,所以這才刻意壓低了音量說著。

“這不是少天先的?”,再者丟到面前的肉怎能不吃或不摸,喻文州這麼說的理所當然,黃少天也無法反駁什麼,閉口然後就鬆了抓著領帶的手,不過這一放喻文州另一隻手也放到了黃少天的腰上,然後輕了口上了淡粉的臉頰又去吻了吻那雙軟軟的唇。

這大庭廣眾,大庭廣眾!

被吻的期間,黃少天沒閉眼睛只是看到一旁經過的人往這兒投射眼光,黃少天就難得的害羞起來,雖然想說什麼來拒絕喻文州,但又實在捨不得接吻這件事。

“放心,不會被發現的,大家現在只會覺得是對笨蛋情侶而已”

“誰跟你是笨蛋情侶”,不是說要約會,在這樣玩下去根本約不到什麼會,黃少天很快從差點被燃起的情慾中醒來,還好不忘出來的目的,所以主動牽了喻文州的手開始逛著商店街。

黃少天覺得喻文州今天怪怪的,把他帶到服飾店,店員見兩個人手牽著手的就帶著很燦爛微笑看著他們,這讓黃少天有點困擾,但是喻文州顯然不在意,直接把他抓到女裝區。

“這家店不便宜呢”,本來不想碰那些看起來就輕飄飄的裙子,不過這樣情況會變得很奇怪,所以黃少天還是隨意亂看了幾件,然後...看到非常漂亮的數字。

“我付錢,怕什麼?”

“恩...那我可以...”

“不行,今天你只能看女裝”,早就知道了黃少天想說什麼,喻文州在話還沒完的時候就先拒絕,這讓黃少天嘟了嘴又默默挪回他身邊。“挑好了,換衣服吧”,這算是熟練嗎,黃少天還疑惑著就被抓進了更衣室,連同喻文州他自己也一起進去了。

“進來幹嘛,你出去”

“都男的怕什麼”

“就是因為是你才怕的,你當我不知道你要幹嘛”,黃少天很乖的接了喻文州手上的衣服。

“那...我是要幹嘛”

“好啦沒事,既然你要在裡面就轉過去,敢看我弄死你”,沒想到黃少天這麼一講,喻文州還真的乖乖的轉過去,看這人那麼聽話的樣子,黃少天頓時有種這人好可愛的想法。

“文州你轉過來,拉鍊幫我一下”,因為選的是繫肩帶洋裝,在沒拉完全的狀況下,露出了白皙的後背,喻文州本來只想幫忙而已,但還是用手在上頭摩挲了會,“再玩我就換回去了”,刻意壓了聲音,畢竟他可不想被外頭的店員聽到。

“沒叫你幫我脫啊”,喻文州壓根就沒想理會黃少天的抗議,在後背上吻了吻,就很熟練的開始脫他衣服,“文州你今天真的很奇怪”,雙腳被強行隔開,有種涼颼颼的感覺,這讓黃少天有點不太舒服。

“只是少天太可愛了”,從鏡子中見喻文州那種溫柔的笑容,黃少天也是縱了他,就這樣把自己賣了。

“下次我絕不再來,死也不要”

“少天說不來就不來”,喻文州笑了笑,手上則是掛著紙袋,裝著方才那件繫肩裙。

评论
热度(31)

© 寂つ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