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家飯(主:KK,NEWS,Hey!Say!Jump,V團...)

Kimi Raikkonen

主cp喻黃

堅持寫自己所愛的東西。
永遠支持KK兩人三團下去。
謝謝音樂讓我有勇氣活下去。

【喻黃】Frock(下)

短篇完。拉燈了,自行腦補~XD

---------------

黃少天真的覺得跟喻文州在一起會越來越沒節操,大白天的戴著假髮還穿著短裙這種事,黃少天從來沒想過,而且居然還莫名在別人店裡被亂玩,黃少天現在每走一步都很想死。

“別擔心,我有清理乾淨”,喻文州笑笑的說著,一臉什麼事都沒發生樣。

這不是有沒有清理乾淨的問題吧!黃少天捂臉扶額,有點哭笑不得。見身旁人的舉動,喻文州多少還是有同理心的,他知道每當他想做什麼事,黃少天總是由著他,即便是他現在在這人來人往之下討吻,黃少天也會用著紅通通的臉,墊起腳尖去吻他,想到這畫面喻文州又露出了笑容。

也許他們兩相處就是這樣,不管公事還是私事,都想為彼此做到最好,尤其黃少天這人狠是不服輸,不過有時看他拚命的樣子,喻文州還是會心疼的。

“文州你在那兒傻笑個什麼盡,來來來,約會啊要好好享受不是嗎?”,不知何時停了腳步,被黃少天這麼一提醒才跟了上去,喻文州還是笑著,因為覺得會做這種事實在不太像自己,會因為某人的一舉一動就讓他產生幸福感,那個某人也非黃少天不可了。

“少天走...”,喻文州迅速抓過細小的手就進了另一間店。

飾品店...好喔,喻文州你又想幹嘛...。

黃少天要不是對這一帶不熟,也不會任憑喻文州這樣拉著到處跑。

可能是多少習慣了身上的那套衣服,黃少天也漸漸撐的起來那套衣服,偶爾黃少天真的會覺得喻文州這人神秘的狠,挑衣服的品味明明就好的狠,可是那些全放在惡趣味上,對此黃少天也只能攤手沒輒。

“兩位是戀人吧”,店員用著準沒錯的眼神看著他們,雖然眼神有點尖銳,但是黃少天不否認他說的沒錯,“恩,我們隨意看看,還是有什麼推薦?”,喻文州瀟灑的拔了眼鏡,其實黃少天也不太瞭這動作的意義,所以只能用著疑惑的表情望著喻文州。

“你們兩俊男配美女,你女伴很適合紫色系呢”,這明顯就是對喻文州講的,說他帥黃少天可以接受,但是聽到說他是美女,恩...黃少天真不知道他該開心還是該難過。

“人家說你好看呢”,語氣根本滿滿的嘲笑,黃少天還是聽得出來的,所以用手肘戳了戳喻文州。

“小姐,這是男生款的...”

“痾...我幫忙看的”,太習慣往男式那兒走,不過這也不能怪黃少天,在怎麼說,他是個男兒沒錯啊。

“天天,轉過來”

喻文州曾經有用這個稱呼跟他玩過,所以黃少天也還算熟息這個稱呼,只是他十分嫌棄就是。

叫一個大男人天天,你不要臉我還要臉,黃少天想這麼說,但沒辦法,他覺得現在還是隨喻文州想做什麼就做甚麼,雖然心裡上早有了建設,但聽進去還真不是滋味。

“恩?這幹嘛?”,見喻文州單膝跪地,黃少天愣了,而且還是發愣了許久。“你真沒情調,看也知道是求婚”,這時候的喻文州眼角也帶著笑容,黃少天知道有時候喻文州總是跟他鬧著玩,而且他現在很想回罵幾句,但心裡被太多的喜悅填滿,實在無法在說出更多的話出來。

“答應你就是了吧…”,黃少天抿了抿嘴,都是護唇膏水蜜桃的甜味,實在有點甜過頭了,黃少天露了顆他自豪的虎牙,有點女孩子氣害羞的笑了出來。

自從這事情過後,只能說黃少天也放開了,居然時不時就翹著他的惡魔尾巴,當然這在外人眼裡是看不出來,但喻文州拚了命的克制自己不要再當眾把人輕吻一番。

“少天,今天最後一個要求”

“你哪來那麼多要求?”,一臉嫌棄樣,但黃少天還是乖乖的傾聽。

“我想要少天主動吻我”

“回去不行?”

“當然不行”

對黃少天來講可能難了點,喻文州也知道這不太可能達成,所以沒抱太大的期待,只是在說完話時摸了摸他的頭。

今天辛苦你了。喻文州本來想這麼說,但是黃少天就一把把人拉進巷子裡,然後墊起腳尖去吻喻文州,對此喻文州也是自然去環他,不過摸到的是纖細的骨架,有時他還是覺得黃少天該吃多點才好,這樣他也好摸。

“先這樣,要幹嘛回去再說,這裡不好弄”,眼眶裡滾著水珠,黃少天既然都這麼說,喻文州也不好直接在這兒發展下去。

“恩,回去再說”,喻文州笑了笑,然後輕了口黃少天的額頭。

评论
热度(32)

© 寂つ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