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家飯(主:KK,NEWS,Hey!Say!Jump,V團...)

Kimi Raikkonen

主cp喻黃

堅持寫自己所愛的東西。
KK兩人三團。
謝謝音樂讓我有勇氣活下去。生きろ。

【喻黃】我曾經也想過一了百了10

快完了吧,其實自己也不知道~

--------------

他喝了多少酒下肚?黃少天不太記得,只是在緊張的時刻好像不知不覺灌了許多瓶。

黃少天依稀知道自己好像也該停了,這點喻文州應該也知道,但是黃少天見對桌的喻文州沒有阻止,心中又莫名有種被大石壓住的感覺,難以言語而且讓黃少天實在難受,在無法宣洩之際就這麼喝過頭了。

身體整個都熱呼呼的。

只是酒的話不會這樣,所以是別的因素...?

熱騰騰的臉頰被小心的摩挲了番,黃少天知道這是誰在這麼做,手指滑到了他嘴唇上也就這麼停了下來。如果黃少天現在意識清楚的話一定能見到喻文州臉上的表情,咬著嘴唇的力道十分強勁,眼神中的佔有慾一覽全無,但同時還参雜著猶豫的光。

對於對方在他身上的這些動作,黃少天沒有感到噁心,反到在喻文州手指停在他唇上時,黃少天側了頭稍稍的蹭著喻文州的那隻手,貌似在撒嬌的小貓一樣,對於喻文州的手轉而摸上貓毛,黃少天也只是瞇了瞇眼睛,一臉舒服的享受。

身體好熱...。

那邊...好難受。

“少天,介意我碰你那邊嗎?”,在酒精的促使下,容易產生生理反應這是正常的行為,喻文州也在黃少天身上見到了這狀況。直接碰觸會產生不必要的誤會,再加上喻文州也不想嚇著黃少天,所以忍著心中快要宣洩出來的情緒及慾望,十分小心的請示著。

“恩,需要什麼姿勢嗎?”,黃少天也還不算不清楚喻文州想幹麼,現在腦子不太能思考,所以對自己的話也沒想過會不會誤會就說了出來。“欸?”,對此喻文州也是愣了會兒。

“我要怎樣你比較好幫我”,頭痛著看來明天可難熬,黃少天這時不太想再多說什麼,他下身很難受,只想早早發洩掉。

經過這陣子不同以往的相處模式,喻文州對待黃少天真的變得小心許多,深怕對方受傷或者疏離,但是對於黃少天的主動要求,喻文州又是不會去拒絕,就像現在黃少天主動說著一樣。

“這樣就好...”,伸手攬了黃少天的腰過來,黃少天也十分配合,雙膝呈半跪的姿勢跨在了喻文州身子的兩旁,這種從來不曾有過的接觸,這種發展突然讓喻文州顯得有點小緊張。雖然黃少天沒拒絕,可是喻文州深怕他控制不了,會做到哪裡、什麼程度,喻文州真的不太清楚。

可能是看喻文州少見的不從容,黃少天頓時笑了出來,“文州你快,緊張個什麼勁,我都沒你緊張”,雙手沒地方放,所以也只好撐在喻文州的肩上。平常的黃少天可以說根本不可能會是這樣,一定是黏完就立馬退開,可是酒精是可怕的東西,在這催化下,黃少天還真變得十分的大膽。

一直以來黃少天眼裡透漏的,喻文州很清楚知道他依舊是朋友的地位,也許是信任他所以才這麼做,但是這次眼神接觸時,喻文州卻感受到十分類似的感情。

什麼感覺...?黏糊糊的,但是...卻不想停。

“唔...”,頭腦開始無法思考並不是在一開始,而是在喻文州說:他也一起,還有黃少天他自己點頭之後,喻文州在中途也順便抓了黃少天的手來幫忙。

“少天你手停了...”,這顯然是想要黃少天繼續動作,但是他真的沒辦法,即便喻文州很貼心的扶著他腰,但是被喻文州這一用,黃少天是真的全身都使不上力。

感覺是舒服的,而不是噁心。

黃少天輕聲的笑了,明明前不久還說過他們兩是朋友,但是現在卻產生這種喜歡的情緒。

可能早就察覺到了喻文州的心情,而現在黃少天也足夠瞭解那種硬忍下去的感覺,還有那種吃醋的感覺。

很難熬是吧...。

“文州...”

“恩?”

“我喜歡你...”,軟軟的且帶著氣音的聲音,說著如此震撼的發言,喻文州在怎麼冷靜也愣了。

見喻文州沒什麼反應,黃少天也是急了,一個力氣把身體撐了起來就去咬住喻文州的唇。

有甜甜的香味...。明明酒的味道就不是這樣,但黃少天實在管不了這麼多,只是一股腦兒的去舔吻。

“我說喻文州我喜歡你,所以你給點反應”

這麼強勢且突如的告別,配上一整個沒什麼說服力的臉,喻文州笑了出來。“恩...我知道”,喻文州再往黃少天眼角輕了輕。

既然這樣他前面忍的這些又是什麼...?喻文州心底有些無奈,但是這一切在現階段都被拋了開來。

评论
热度(22)

© 寂つ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