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家飯(主:KK,NEWS,Hey!Say!Jump,V團...)

Kimi Raikkonen

主cp喻黃

堅持寫自己所愛的東西。
KK兩人三團。
謝謝音樂讓我有勇氣活下去。生きろ。

【喻黃】我曾經也想過一了百了13

感覺寫文風格有小變(?

------------

結果又回到了喻文州的家。

是喻文州說有重要事情要講,所以黃少天才妥協跟他回來,但一路喻文州都沒說什麼話,這讓黃少天自個兒的疑惑著,其實這個樣子...相當困擾。

回家不單單只是換了套衣服,黃少天還順便的沖了身澡才去了喻文州家,進了門後也還是像先前那樣沒什麼話聊,黃少天坐去了沙發上,喻文州則是去到了杯水放到了桌上。

“少天...還記得昨天的事嗎?”

“恩,記得”,慶幸喻文州終於跟他說話了,不過黃少天到沒想過居然會問他這事。

突然問這個是做什麼...?

“少天想跟我做嗎?”,喻文州喝了口水後,直接將雙手撐在黃少天雙肩旁,由上而下俯視著他,“欸,文州?”,突然被這麼問當然會愣住,黃少天當然也這麼反應了而且同時想當作喻文州是開玩笑似的逃走,但是上方的人顯然沒想讓人走的意思,壓下身去吮了黃少天的脖子。

“等等文州你突然...這幹嘛?你說的重要的事呢?”,黃少天後悔換了衣服,現在這件實在太容易讓喻文州的手侵入了,被突然的撩起了衣服摸上了腹部,黃少天身體抖了下。

“那個等等再說,少天洗過澡了?”,不自覺把手環上了喻文州的脖子,黃少天發現到的時候臉明顯的紅了片,手縮了下本來要收回去,但喻文州的手覆在了他手上。

“這樣就好,不用收”,喻文州輕了黃少天的手掌心,吻他紅潤潤的唇。

薄荷的香味...。

黃少天瞇了眼睛享受著喻文州的舔吻,但不一會兒眉頭就皺了起來,舌頭想退開但被強力的捲了回去,加上喻文州還很故意的去舔他下顎的地方。

“少天這樣子,我就繼續了”,唇分了開,喻文州伸著舌頭舔了嘴角的唾液,然後手順勢滑去了腰部,後腰皮膚的滑潤及線條讓喻文州真的忍不住多摸了幾下。

這人換了件低腰褲啊...。

隨便的幾個動作就能清楚的見到外褲下的深灰色內褲,這讓喻文州整個人都不太好了。

“直接來,別客氣”,壓根沒察覺喻文州的不對勁,方才還因為自己的動作而感到害羞的黃少天,這時去圈住喻文州,把彼此之間的距離更拉近了些。

黃少天死死扣著他的腰部,喻文州也是不再多問什麼,不過說直接該做的還是得做,畢竟喻文州不想受傷,他也更不想黃少天受到傷害。

“少天懂點情趣!”,撩起黃少天身上黑色的布料,喻文州吻了吻淺淺的腹肌,抬頭望了黃少天。

嘴巴上展現著從容,但顯然臉上並不是這麼述說,雖然不顯從容,但臉上慢慢浮上情慾的樣子,讓喻文州還是十分的滿意。

“去浴室?還是這裡就好”,對喻文州來說是沒差,大不了事後在清理就好。

“先在這,等等再去?”,這麼說黃少天也是夠大膽了,喻文州無所謂只要黃少天想玩就奉陪,只是心裡萌生“第一次就這樣?”的想法。

見喻文州沒講話,黃少天露出了小惡魔般的壞笑,然後就是直接解了喻文州的皮帶。

“唔...”,不同於手掌覆蓋的溫度,黃少天口腔的溫度更加灼熱。

是否是錯覺,喻文州覺得黃少天的技術挺好的,“技術挺好的...”,喻文州拍了黃少天的臀部表示,又摸了摸那頭黃褐色貓毛。

“謝謝誇獎...”,黃少天用著上目眼看著喻文州,還眨了眨眼,說是裝可愛,喻文州還真的覺得這人蠻可愛的。

“文州,想聽你在我的技術下的哼聲...”,被黃少天這麼講喻文州還真的更不想輕易發聲了,兩個都不是輕易會認輸的人,這點黃少天也知道,所以...更換了方式。

你是在...舔棒棒糖嗎?

汗還是不禁意從額頭上滴了下來,喻文州被黃少天這一弄也是快忍不住,但有人好像比他先沒有矜持住。

牛仔褲某一塊的顏色漸漸變深了,喻文州知道這事什麼意思。

“少天”

“嗯?”,黃少天用著開始有點淚光閃閃的眼睛望喻文州。

“表揚你撩起我情慾的禮物”,喻文州突然的露了微笑。

喻文州你這人....!

好惡劣!

黃少天咳著然後用著手背擦去殘留的白液,臉都因此咳的發紅了,不過喻文州也早料到會是這樣了。

“等等會好好弄的”,喻文州如此自動的就摸去了黃少天臀部附近。

“敢弄痛我,我跟你沒完”,微顫了身子,黃少天抿了嘴把頭靠去了喻文州的肩上,聲音變得黏糊糊的。

“履行你的話,先在這,等等再去浴室”

评论
热度(15)

© 寂つ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