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家飯(主:KK,NEWS,Hey!Say!Jump,V團...)

Kimi Raikkonen

主cp喻黃

堅持寫自己所愛的東西。
KK兩人三團。
謝謝音樂讓我有勇氣活下去。生きろ。

【喻黃】Platonic 09

繼續連更!

依然收取靈感...。

--------------

沒想到除了演戲音樂我也有興趣。

尤其是你所做的歌。

                        -黃少天

黃少天感覺這幾天都過得十分充實,去學校、見到喻文州、拍戲在來的隔天繼續輪迴這些事情,如果說會不會厭倦,百分之兩百是會的,再加上發育期體力又感覺莫名耗損快,黃少天在拍攝現場有時抓到時間就會闔眼待機。

即便十分累,但卻樂在其中。

拍攝現場離彼此的學校都有段距離,有時放學後是要直接過去,雖然兩人彼此身處在東西兩個不同的地區,他們還是會約好在某個地方碰頭後在一起過去。

一是有個伴,二是在路上可以順便利用時間討論劇本裡一些可能的呈現方式。

進了拍攝現場,當然是兩個人一同進去,常常都會被裡頭的工作人員說:“感情很好之類的”,有時黃少天和喻文州聽到這句話會默默忍著笑容,因為別人殊不知方才他們才辯論了番。

有時多虧了有臨時的小討論,拍攝過程十分順暢,而且還會偶爾被褒獎,但當然也有不順暢的時候,不管怎麼樣也演不出來一直NG的時候,現場的氣氛就會變得越來越緊張。當然他們兩也會莫名有股壓力壓在身上,這時不管是哪個人做的不好,另外一個人都會適時的去勉勵。

認識也一陣子了,黃少天認識到喻文州是個喜歡安靜的人,在後臺他跟黃少天最為不同的就是自己躲到角落,然後拿著劇本瘋狂地想著更好呈現感情的神情,至於黃少天他則是像在戲劇社的後臺一般,用著透明的牆來與外界隔絕,乍看之下是在休息發呆,但腦子裡事實上是在想著舞台走位。

兩個認真起來,有時真的是有點瘋狂。

因為...重視的關係。

兩個人個性極為不同,但在遇到困難時的心情卻是一樣的,會焦慮會不安,因為他們兩個同齡,比起其他大他們很多的大哥哥大姐姐們,更能體會及感受到對方的心思。

在最需要的時候給予支持、協助。

從這時開始,黃少天和喻文州就一直以這種方式相處下去。

在進入經濟公司後,沒過多久被通知了兩人組團的事情,當下的反應,兩人其實也沒有很驚訝。

“恩...魏琛先生一開始就這麼打算吧”,這是黃少天的反應。

“恩...反正組個團一切都不會變”,喻文州則是冷靜的發言,彷彿說到重點,黃少天轉頭撇了眼。

的確,有沒有成為團體這點實際上不太重要,他們之間即便成了團體也不會改變什麼,真要說有的話,就是有了一個共同擁有的東西,一個一起向前的目標。

“那你們來練吉他吧”

“吉他?”

“相信我你們以後會因為練了吉他,而往音樂這方面走”,進了公司後,兩人很快就知道了,魏琛做的每件事,說的每句話都有他的意義在,即便現在兩人對他的話半信半疑,但還是默然接受。

放假時各自去買了吉他。

學習一項東西需要時間也需要天份,起初黃少天倒是不怎麼感興趣,連在魏琛幫忙安排的課程之下也顯得怠惰,但人隨著年齡慢慢增長,總是會有小改變。

黃少天漸漸想自己寫寫歌,做做音樂,開始會隨手拿了吉他把玩幾下。

至於喻文州,本身就被要求過很多事,說實在也不差這一個,所以相較之下十分欣然的就接受。

真該說喻文州應該早點觸碰音樂這一塊,天份相當的好。

有一次喻文州像是自己偷偷去問魏琛黃少天家的地址,然後在早上的時候來個不速之客,見到了黃少天穿著小熊睡衣的樣子,意外的搭且符合年紀。

“幹嘛這時來...你從哪兒知道我家地址?”,黃少天換掉了睡衣請喻文州進他房間,喻文州撇到了垃圾桶那個小熊殘骸,心裡竊笑了番。

“魏琛先生那兒”

“這世界沒有所謂的個資法嗎?”,喻文州瞇眼笑,顯然...好像真的沒有。

“所以你來幹嘛?”

“我做了歌,給你聽聽”,喻文州把人丟去床上坐好,順手拿了黃少天的吉他給他,“幫我”,掏了幾張手寫稿給他,如此突然黃少天無奈但也沒辦法拒絕。

說實在的,他想聽聽看搭檔所寫的歌。

迷茫中找尋著所謂的自己...

光線中尋覓到特殊的那人...

找到了...

那道光...

現在的自己見到那時的我...

會笑吧…

會取笑吧…

那時希望光不要離開...

可笑的願望...

但現在依舊希望著...

喻文州很平靜的唱完,但是帶有的感情無限。

這首歌很完美,黃少天那麼說,他甚至有種強烈的帶入感,本來想問問但喻文州被褒獎後的羞澀笑容,讓他只住了話。

“所以...這首的歌名是什麼?”,黃少天決定問這個。

“祈願”

“祈願?”

“恩...”,喻文州點了頭,後來房間裡頭又是一陣沉默,只是有一點不太一樣。

沉默中多了輕柔的吉他聲。

评论
热度(16)

© 寂つ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