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家飯(主:KK,NEWS,Hey!Say!Jump,V團...)

Kimi Raikkonen

主cp喻黃

堅持寫自己所愛的東西。
永遠支持KK兩人三團下去。
謝謝音樂讓我有勇氣活下去。

【喻黃】Platonic 16

更新。

還剩三個在猜自己關注了什麼XD

----------

你會把情緒隱藏起來以為別人都不知道。

其實我都看得出來。

                              -黃少天

雖然他們倆相處的時候喻文州就會如此鬧他,但是那次在節目上的“想你”黃少天事後想想挺不自然。

應該有發生什麼。黃少天這麼認為所以經過幾天的觀察確認後,他去找了鄭軒詢問這陣子有無發生什麼。

“那天...沒什麼事...只是照平常一樣把信拿給文州而已”

聽到這句,黃少天覺得問題應該是出在那堆信上頭。

從認識時就常這樣,喻文州偶爾遇到不順心的事情就會憋在心中,外在裝的很自若總是覺得別人察覺不到,當然一開始還沒組團前,黃少天不知道喻文州這個壞習慣,漸漸熟了後每每都是他主動發現主動問,喻文州才說出來。

要不是黃少天有問,他都不知道喻文州會憋到何時,會不會憋出病來,黃少天有時挺擔心這點。

“這個?”,那天黃少天跟工作人員談完話進休息室時,喻文州早就拿了吉他在隨意撥著,桌上散亂著粉絲的信件。

那時黃少天就覺得有點奇怪了,就像平時是個會好好整理東西的人,突然那天看到他個人桌上散亂一片,一定是有什麼事,但這時黃少天沒立刻詢問,只是提醒了時間差不多了,這樣而已。

開了信封後,幾根帶點生鏽的釘子滑到了地上,黃少天反射性的往後退,後來看到裡頭淡淡的幾行充滿惡意的字句,黃少天情緒差點壓不住。

他們倆的事根本沒有別人管的必要!

黃少天把東西直接往垃圾桶大力扔時,正好鄭軒開了門進來被嚇到了。

“鄭軒先生,文州今天的行程”

“剛剛有外景,現在...應該已經是回家了,沒意外的話”

“好,麻煩鄭軒先生現在帶我去文州他家可以嗎?”

嗯...今天要晚點休息了...。

這可以說是黃少天第一次到喻文州在外頭租的地方,小時候13歲那時還是住家裡,但現在他們也二十幾歲了也該是自己獨立的時候,簡單來說...至今他們沒去過各自的住屋。

“嗯?鄭軒先生...這時間來是...?”,喻文州穿的很輕便,看來是一回家就立馬換回了家居服。

“這位麻煩你了...”,鄭軒把喻文州直接推給喻文州後,發了車就走。

“帽子已經可以拿下來了”,頭上戴了黑色帽子,臉被白色的口罩遮住了大半,又戴了墨鏡,這不引人注意還真...有點難。黃少天被強行推家裡進來,喻文州也不好把人隔絕在外頭。

“文州你根本不用在意別人說什麼,反正我說過不會離開”

“是我自己的問題,不是因為他們”

喻文州不想黃少天去怨恨那些人,他本來就不是那種性格,只要自己做的夠好,就不會有人說話,就只是這樣,他還不夠好。

黃少天就是討厭喻文州這樣,把所有責任往身上攬,有甚麼事就跟他商量也好。

他們是一體的。

至少黃少天是這樣想的,所以輪到他主動進攻,以後怎麼樣他不管,至少現在他想要喻文州對他說出他的感受。

“文州現在吻我”

“明知道我的感覺還故意嗎?”

“這不是故意...”,黃少天墊了腳咬了口喻文州的脖子,然後輕輕的貼上了他的唇,喻文州來不及躲開,只能乖乖讓黃少天在他身上隨意亂蹭。

“不要把心事都藏在心底,偶爾可以說給我聽,我們不是一個團的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黃少天這麼說其實有點霸道,但是就是因為是這種性格,喻文州才能在這時又不由得發笑。

“剛剛的吻在一次...我就說...”,喻文州把蹭在他身上腳都快掛上來的黃少天安置到沙發上,話語中帶有若有似無的笑意

心情感覺是好點了,所以就開始鬧他了?

黃少天沉默了思考了一下還是傾了身,輕輕將唇點在對方唇上。

“恩...這幾天得穿高領了...理由就隨便掰個黃少天喝醉酒亂咬人好了”

“拜託不要...文州我也是有粉絲的...別毀我形象!”

“...”,喻文州笑了,心情感覺變好了許多。

评论
热度(15)

© 寂つ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