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家飯(主:KK,NEWS,Hey!Say!Jump,V團...)

Kimi Raikkonen

主cp喻黃

堅持寫自己所愛的東西。
KK兩人三團。
謝謝音樂讓我有勇氣活下去。生きろ。

[喻黃] Devil 番外1

這小惡魔神助攻!

------------------------

惡魔果然太任性了。

黃少天清楚明白了這點。

但這人好像忘記了他現在也是隻不折不扣的惡魔。

“媽媽,巴巴去哪了?”

“去人間了”

“媽媽帶我,我要去我要去”,圓滾滾的小眼睛不停的轉著,黃少天從來都不知道他對小孩子是那樣的沒有抵抗力,至少他還是人類前還沒有小孩前,他恨透小孩子了。

但現在眼前這個小惡魔可愛極了!

黃少天一手把小不點抱了起來,捏捏軟嫩嬰兒肥的小臉頰又揉了揉微卷的頭髮,實在太可愛了,身為媽媽的黃少天玩得有點不亦樂乎。

“媽媽,痛...會痛”,意識到了不小心捏紅了,黃少天急忙收手在上頭輕了口表達歉意,而這時小不點都會給個療欲的露齒笑。

實在很難相信這人的爸是喻文州...。

可是笑容中卻是藏有喻文州的影子。

是個還年幼還不那麼要妖孽的小惡魔。

黃少天在此之前以為只有人類會嫉妒或是吃醋,沒想到惡魔也會,看著遠方姓喻的人正跟女店員有說有笑的,黃少天是怎樣的情緒,從尾巴就看的出來。

本來還悠哉的晃啊晃的尾巴,看到這景象就像貓咪一樣豎了起來,氣場明顯降十度,而一旁的小惡魔則是擺著那雙小巧的翅膀飛在一旁,兩雙大眼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家媽媽,不時還用著肥肥的肉掌戳著黃少天。

“媽媽在吃醋媽媽在吃醋...別吃醋了別吃醋了”,天真無邪的笑容,黃少天想生氣也生不了,這隻小惡魔哪學來的字詞?

“沒吃醋...我們回去等你爸”

“順便買你喜歡的蘋果回去”,看了從嘟起的嘴變成了燦爛的笑容,黃少天也微微揚了嘴角。

服了這孩子了,真不之該說像他們其中的哪一個。

不久後喻文州拿了個禮物回到了家,但是進門就發現了氣氛不太對,低溫莫名襲來讓他皺了眉。

“這是怎了?”

“問你自己”,黃少天語態十分冷淡,進了自己房間就重重摔了門,小不點沒什麼反應,但喻文州嚇著了。

“你媽怎了?”

“媽媽吃醋了,吃巴巴的醋”

“不要吵架...”,小不點蹭到喻文州身邊,輕輕拉著衣擺,喻文州這時笑了出來。

怎麼可能會吵架。

喻文州摸了小惡魔的頭,然後就晃去老婆的房間。

挺開心的,這人學會了吃醋這事,而且還是對他。

喻文州這時是帶著笑容的。

“喻文州你死不要臉的,私闖我房間,你滾!你出去!”

“看到我對別人好就發脾氣了?”,何時被逼到了牆角連黃少天自己也不曉得,只是氣勢上可不能輸。

“你對別人好關我什麼事”,挺起了胸膛,但喻文州這時趁機吻了上去,還順勢把人放倒。

“認真聽我說話!”

“很認真了,還有我是為了買禮物才出去的,你別亂想其他的”,吻了黃少天的鎖骨,喻文州這時遭黃少天踹了一腳。

“我管你去做什麼,下來!我沒這心情!”,喻文州這時真的照做,但是把人扶起來坐在床緣時,他單膝跪了下來。

惡魔沒有什麼結婚儀式,或是什麼注定兩人關係的儀式,戒指這種東西也只是個憑藉,只是個形式罷了,這些黃少天都知道。

他都知道,可是臉上只不住笑容。

這人太狡猾了。

太過於冷血又太過於溫柔。

重新把人攤平到了床上,喻文州沿著紋身輪廓吻了一遍,在脖子上又留了個咬痕。

“現在有心情了嗎?”

“孩子在”

“所以不要?”

“好啦,要啦,隨便你啦”,喻文州這時又湊上去吻了番。

他們家的小惡魔是蠻懂事的,自己弄了弄那天就早早上床睡覺了,而喻文州跟黃少天看到他是第二天清早的事了。

“昨天媽媽哭了,巴巴要好好對媽媽啊”,毫無惡意,但正中了重點。

他們是一對十分不盡責的父母。

兩個人互看了彼此。

一個是笑著,一個則是紅了臉。

评论
热度(19)

© 寂つ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