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家飯(主:KK,NEWS,Hey!Say!Jump,V團...)

Kimi Raikkonen

主cp喻黃

堅持寫自己所愛的東西。
KK兩人三團。
謝謝音樂讓我有勇氣活下去。生きろ。

[喻黃] Platonic 23

感覺時間停止般。

我們貌似還是剛出道沒多久時的我們。

                                                        -喻文州

喻文州忘記了他從何時開始不再那麼平凡的吃外食,自己煮了菜稍加擺盤,裝個便當盒就拎去拍攝現場,這樣自己下廚做了一陣子後則是開始做了小點心。

本來那也只是黃少天的一句話:很想吃吃看文州做的點心,應著這句話喻文州還真的去學了,而且還買了什麼“做點心第一次就上手”這類的書,而黃少天得知後,每見喻文州必唸一次,但後來吃到了親手做得“情人節”餅乾後,就像隻小貓一樣,不再唸了而且還乖的不得了。

喻文州真的是忘了這是從何時開始的習慣,只是等到他意識過來的時候,就已經是時不時提著餅乾去給staff們當作慰勞品。成了習慣後,進而會去觀察到各個staff拿到點心時的表情,而表情最豐富的還是非黃少天莫屬,每次都有新臺詞講也這是得了。

不愧是座長大人,不折不扣的演技逗的喻文州每次都笑到出淚。

雖然兩人平時很少會為了上節目或是新歌內容而到對方家中,但黃少天卻是可以為了一餐飯而煞去喻文州家,抵擋不住食物誘惑,排演完後即便累到想攤上床,但還是開了車自己過去。

在做飯時,為了防濺到油漬喻文州都會套個圍裙,而現在他穿著全黑的圍裙,站在瓦斯爐前煎著可樂餅,隨口哼著歌,各種混搭著唱但全是他們所唱的歌,喻文州意識過來後笑了。

“居然都記得歌詞呢!”

直至電鈴響喻文州都還沉靜在音樂中,而跑去開門後第一眼看到個全黑的身影,喻文州愣了下然後緩緩闔上門。

“喂!開門!明知道是我還關什麼門!”,黃少天刻意壓低聲音講話,而喻文州這麼做當然是唬他的,所以理所當然的又開了門讓人進來。

“這不被懷疑才奇怪吧...”,喻文州看了牆上掛的鐘,時間是挺早的。

“認出來也沒什麼...大不了搬家?”

“你看房子...我出錢?”

這什麼土豪的想法...喻文州有時對黃少天的發言蠻無奈的,他知道黃少天的確賺不少,看每次的單子下來就知道了,但錢可不能讓他這樣花,所以不知何時黃少天的薪水變成喻文州在幫忙管理。

黃少天對這到沒什麼意見,只是當開口說要買香水飾品等等...喻文州都自己親自出馬,保證黃少天不出門喻文州就會幫忙買好東西給他。

喻文州的品味是不錯,為他挑的東西是很好,但這樣反而養成了某黃少爺不出門的習慣,所以常常出外景時就活蹦亂跳,像個小孩到處亂跑。

“嗯?今天香水味道不同...”,拿了剛做好的晚餐端去客廳給黃少天,喻文州每靠近一步那股不同以往的香精味就更明顯些。

木草香味淡淡的飄散在空氣中,喻文州仔細嗅了下,隱約猜出這是今年黃少天生日時他送的禮物。

“這你送的...最近都噴這個...我挺喜歡的...”

聽黃少天這麼一說,喻文州才想起這星期是第一次見面,喻文州這時十分慶幸他有叫黃少天來,不然真不知道何時才有機會見到黃少天噴這個香水。

喻文州坐到了沙發上,而黃少天本來坐離他有點距離,後來慢慢的就挪到了他旁邊,很自然而然的把喻文州的雙腳當枕頭似的直接枕在上頭,黃少天貌似沒要吃飯的意思。

大概累了吧...。

眼角旁淡淡的黑眼圈,但是挺明顯的了。

喻文州見頭髮比平常更毛躁了些,最近這人可能熬了不少夜,往腰部捏了把果然瘦了圈。

“文州問你哦,你還愛嗎?”

“嗯當然”,喻文州愣了後的回答,沒想過要隱瞞畢竟這本來就是事實了。

“我也是”,黃少天突然笑了,然後坐了起來。

“所以我們還會繼續的是吧?更進一步對吧?”

“當然!”

直到現在很多事情都有了變化,而這時黃少天的笑容就感覺回到他們剛認識的感覺,那股純真還沒消失,即便再怎麼被社會所汙染都還保有自己最特殊的顏色,執著著最堅信的東西,這就是黃少天,喻文州喜歡的黃少天。

所以...喻文州不會容許這個團解散,他也同樣相信黃少天不容許這事發生。

感覺就像他們剛結成的時候,為了這個團盡最大的努力。

正確來說,他們其實一直以來都是這樣。

评论
热度(21)

© 寂つ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