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家飯(主:KK,NEWS,Hey!Say!Jump,V團...)

Kimi Raikkonen

主cp喻黃

堅持寫自己所愛的東西。
KK兩人三團。
謝謝音樂讓我有勇氣活下去。生きろ。

[喻黃] Platonic 27

決定以後假日更新。

下篇繼續。

----------------------------------------------

酒勁上來了,什麼事都會做。

                                                -喻文州

身為一個有名的偶像在大過年裡當然是不會隨便就出門,喻文州也相信他的搭檔也不想出門到那些人擠人的地方,總歸一句話,黃少天其實蠻討厭人群,就跟他一樣,但是不出門的幾天也總不能一直吃泡麵吧,所以工作結束的最後一天就麻煩了鄭軒先開去超市,讓喻文州下去晃了一圈,上車後黃少天看到兩大袋白色塑膠袋。

黃少天挺期待的樣子,望著袋子下意識的吞口水跟舔唇,而這些舉動都進收喻文州眼底,像個小孩子一樣,都快三十的人了還那麼像小孩子?喻文州有點無奈這位少爺,但有半原因也是他太寵膩的結果。

自食惡果了...,但喻文州到還是挺樂在其中的。

接下來的過年期間他們自然是沒工作的,而黃少天當然就蹭去了喻文州家,而黃少天平時沒事就是會往喻文州家跑的人,所以喻文州自然在他來的時候把他房間收拾了,讓黃少天有地方睡。

從不知何時開始就一直都是如此了,有時候可能工作太累,隔天起來發現兩人是睡在同張床上的,什麼都沒做只是單純睡覺罷了。喻文州通常都比較早起,起來時看見一旁有黃少天也沒多大的驚訝,幫他蓋好被子自己則是翻下床去,如果有工作就留個字條後自己先出門,如果沒工作就會自己做個早餐來吃。

而等黃少天起來時有時候都快下午了,喻文州迫於無奈也只能做點東西放桌上留字條。

而這當然是黃少天time off的狀況,有工作時自然是不會這樣,總之黃少天每次去喻文州家感覺都像自己家一樣就是了。

“文州這...酒...?”,黃少天像是好奇的小貓在喻文州身邊轉了轉。

這是初二時的事情,喻文州在過年後有個連續劇要拍,而裡頭飾演的角色是酒保,本來staff是說做個樣子就好,的確是做個樣子就好但喻文州自己對調酒有點感興趣,所以利用空閒時間買了器具還有酒回來。

其實過年前喻文州就打算在家試試了,剛好現在又有黃少天正好可以幫忙品酒。

“你...應該可以喝吧...?”,以防萬一喻文州還是問了黃少天,畢竟他很少看到黃少天喝這類東西,就算去燒烤店也只是默默喝著冰水,然後就石化在角落旁,“別來煩我,我困”這個氣場是會嚇死人的。

“嗯...嗯,可以...”

不要過量就好,黃少天沒說出口,他相信自己有控制能力,但之後他徹底覺得他錯了,早該跟喻文州講清楚的...。

“你早該跟我講的,這樣我酒精濃度就不會調太高...”

“我以為你知道的...”,黃少天現在講話有點含糊,臉泛起淡淡粉紅,喻文州只是湊過去摸了他額頭,黃少天就把人抱住了,而且還往喻文州脖子上輕。

“喂...少天...”

“文州...喜歡你...”

“欸?”,耳朵旁熱呼呼,黃少天突然說這什麼話?喻文州一時間還反應不過來。

“喜歡你...能遇見你真好...”,黃少天突然抬頭給了燦爛的笑容,彷彿到回十幾歲那年,喻文州已經很久沒看見他的這種笑了。

“嗯...能遇見你真好...”,喻文州摸了黃少天的頭,而他像隻小貓鑽進喻文州懷裡,喻文州拿黃少天沒轍,畢竟變成這樣子多半是他害的。

只是...下次真的要喝的話可得看好這人...,喻文州自個兒點了頭做決定,然後下意識的去摸了脖子。

相方醉了就會變輕吻魔人這件事喻文州真是第一次體會到...。

评论
热度(26)

© 寂つ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