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家飯(主:KK,NEWS,Hey!Say!Jump,V團...)

Kimi Raikkonen

主cp喻黃

堅持寫自己所愛的東西。
永遠支持KK兩人三團下去。
謝謝音樂讓我有勇氣活下去。

[火有] 天鵝之歌

借一段KinKi的swan song的歌詞。

點梗的文不知 @叫阿月就好啦 是否滿意。

寫虐了我在這道歉(下跪

第一次寫這種類型的,如果駕馭不好還請多包含

AU,聖騎士×牧師

-------------------------

“你是明的?暗的?”

“如果可以讓我選擇,我可能會去到暗的那邊”

即便是身處在光明之處的人內心都一定存有著黑暗,人就是如此,越是光明就會越是伴隨著黑暗,而一旦接觸太過深入變會一去不復返,有栖川想拯救那些人,但說到底他也不太承認自己是個多麼光明的人。

他偶然遇見火村是在森林裡迷路的時候,當時有栖川剛在附近市集買了新的披風,去了那兒的教堂問路,而到了那裏後只見到一個老爺爺坐在裡頭,他上前問要到下個城鎮的路,老爺爺只說了必須走森林過去這麼一句話而已,有栖川也沒想太多也就輕信了。

礙於有栖川的身份時常有可能被魔獸襲擊,所以他進森林的時候特別把披風的帽子戴了上,外人看來可能像個小紅帽一樣在森林裡尋找著路,一陣子後有栖川他真的迷路了。

有栖川坐在了樹邊不小心睡著了,醒來時身旁有個比他高一個頭的男人,他正要出聲時被蓋住了嘴巴,“安靜點...有魔物...”,聽到這句有栖川眉頭動了下,本來激動的心情平靜了下來,他仰頭看了眼前的人,穿著讓他挺感興趣的,結果他小貓似的用爪子抓著人家身上的布料。

“乖...不要亂弄...”,對方用手壓住了有栖川的手,眼前的人力氣大的無法掙脫,可能是怕有栖川亂來所以直到
危險解除對方都沒放開他的手。

“沒事了...嗯,起的來嗎?”,有栖川不清楚這人是誰,總之先起來再說,有栖川這麼想不過腳好像麻了動不了,而這之後他只感覺一陣天旋地轉,他被抱了起來。

“喂!”

“別亂動很難抱,先到安全的地方再說吧”,有栖川這時閉嘴了,因為這個人沒說錯話。

火村在附近找到了個廢棄的教堂,他把有栖川放到了石做的平臺上,但是他沒有離開而是盯著有栖川看,這讓有栖川有點不好意思但又困窘。

不會被當作是女孩子了吧...。

火村兩手架在了平臺邊緣,他傾身往有栖川那兒靠,這下有栖川慌張了,“你...你別誤會,我是...”

“我知道你是男的...”,火村把臉貼到了有栖川的脖子旁,這時有栖川還下意識的閉了眼睛真像個笨蛋一樣,火村根本什麼也沒做。

“你是牧師?”

“嗯?你是...聖騎士?”,剛剛兩個人零距離的時候仿佛聞到了身上特有的一些味道,只是有栖川不確定所以話語中有著疑惑。

“你真像隻貓咪”

“你才是,像個小狗一樣”,他們兩這時都笑了。

他們兩自從遇見之後就一同旅行了,本來火村都是隻身一人本來想說多了個人會不習慣,但意外的適應,有栖川他自己不清楚為何想跟著火村,可能是像電流同向相吸一般他們因為相似而相吸引,這是相處一陣子後有栖川得出的結論。

某天他們莫名的都向對方說了很多事情,有栖川主動的親吻了火村,而火村沒拒絕而是溫柔的對待他,火村承認那天的有栖川是真的很美麗,不小心碰上了魔雖然擊退了,但是有栖川身上纏上了妖豔,一個牧師加上少許的妖豔在火村眼裡像個惱人的小魔物,加上膽子變大的性格,這事情就這樣順著下去了。

人類沒有完全的光明或是完全的黑暗,其實每個人心裡都有數只是不想碰觸,說到底聖騎士也是由黑暗而來的...。有栖川意識矇矓之時他聽到了火村這麼說,帶著悲傷,有栖川這時給予了火村一個輕淡的吻,他見到了火村呆愣的表情,他笑了。

“即便你擁有我無法觸碰的東西,我還是會在你身邊陪你一起走下去”

即便你到時候選擇了黑暗...。

聖騎士是會戰鬥的,而戰鬥必有輸贏,有栖川知道這點但是他依舊無法接受火村跟敵人一同掉下懸崖這件事,每天就宛如行屍走肉的過著,有栖川這時長途跋涉回到了他們曾經待過的那間廢棄教堂裡,之後他也不見蹤影了,只在彩色玻璃上留了字。

ぼくは船に乗り込む   桟橋を走ってる

君の髪 雪崩れて

死にゆく鳥が綺麗な声で    歌うように波が泣いた

餒,火村,我說過了我會陪你一直走下去。

评论(2)
热度(20)

© 寂つ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