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家飯(主:KK,NEWS,Hey!Say!Jump,V團...)

Kimi Raikkonen

主cp喻黃

堅持寫自己所愛的東西。
永遠支持KK兩人三團下去。
謝謝音樂讓我有勇氣活下去。

Lemon 02

以unnatural為故事架構

角色大動亂☆ ☆之後角色陸續出...。

(還沒出來的我先不打tag)

如果ooc算我的

---------------------

有栖川很習慣跟著火村到處跑了,不過這次到的地方十分詭異,整個屋子被密封起來,警方在火村他們來之前不太敢輕舉亂動,他們到時鍋島已經跟著一群警察在四周搜查。

「火村老師請看一看這個狀況」

「那你們也要先把屋子弄開,我才能看狀況」,看火村戴上手套有栖川也跟著戴上白手套,鍋島聽到立刻叫人來把屋子翹開,在這期間有栖川就跟著火村在四周晃了晃,他看到黑崎在四周聞著味道也不去多管些什麼,貌似已經習慣怪人有怪人的舉動了,畢竟他旁邊就有一位。

「你好我是UDI的三澄,請問是火村さん嗎?」,有栖川很久之前就一直在觀察身邊不遠處有兩個女生一直推推擠擠的,後來一個女生貌似自願走了過來跟他們搭話,「請問UDI是...?」,有栖川正要問些什麼火村就打斷了他的話。

「你好我是火村沒錯,你旁邊這位就是東海林さん吧,是中堂さん叫你們來的嗎?」,有栖川插不了話默默的躲到了火村身後,火村似乎也有察覺到所以轉身請有栖川先去幫他在四周探察,有栖川微微的、不明顯的嘟了嘴但還是甩著貓尾巴走開了,火村這時淡淡的笑了。

「你認識中堂さん?我們是接到消息負責來調查環境,順便把屍體送去UDI」,三澄看了四周終於在旁邊不遠處見到了木林,她簡單的敘述了一下,之後警察那邊也差不多了,火村把有栖川找了回來一群人分別都進了屋子。

「三澄さん也是法醫對吧?」

「怎麼知道的?」

「黑崎說你身上有味道」,有栖川看到黑崎幾乎是貼著火村的耳朵講話,他心裡頭很不是滋味,為什麼火村會允許這個人這麼做?有栖川一怒之下用原子筆在剛剛做的筆記上頭來回的做塗掉的動作,後來驚覺做了錯事情立刻把能救回的內容重新謄上,無法挽回的部分重新做了調查,所以他進了屋子又出了屋子,而這整個過程火村都看在眼裡。

「屋裡全密封,集體自殺...?」,有栖川突然冒出了一句,但是三澄間接的否認,「我覺得有解剖的必要」,她看了東海林給的儀器上的數據又瞥了眼火村,「火村老師怎麼想?」,鍋島聽到了全程的對話,他也往火村那而看。

「你們要剖要焚都不是我的事情,只是我只信任中堂的解剖」,說到這火村逕自走出了房子,有栖川見狀只好帶著一堆問號連忙跟了上去。

「那...木林さん麻煩你了」

「有栖...這四具其中的三具是死在這沒錯,但只有那個女生不是,而且...」,火村又再度的往他的手看,像是親自殺害人時沾上鮮血似的,火村的手輕微的戰慄著,「火村我們去吃學校的咖哩吧...」,有栖川握了火村的手,他笑了,他會陪著火村到任何地方,他發過誓了。

快中午了辦公室因為神倉所長最近心血來潮的節電,辦公室熱的似烤箱了,電風扇搬進了幾隻也抬出了幾隻,這時久部接到了三澄的電話後就直奔解剖室,一打開門是一股涼颼颼竄出來。「中堂さん,三澄さん說等等會有屍體送進來」,久部走到了解剖臺旁中堂這才慢慢坐起來。

「然後好像還說到了,火村...英生?」

「他啊...下次記得先敲門再進來」,對方貌似醒了久部也正準備離開了,心裡吐槽:這裡的門是叫我怎麼敲?他轉身時被中堂叫住了。

「久部,下次想被你的行動叫醒而不是只有你的聲音」,中堂把手臂放到久部肩上,把對方身子壓下來一點,然後順手拍了久部的肩膀後他就翻下解剖臺自顧自的往外頭走。

「くそ」,不知道何時在旁邊的坂本嚇了跳,嘴中念念有詞,第某某某次,久部只聽到這些。


「不好意思,這裡有蘋果嗎?」

「你的慰問品裡沒有就不會有」

「流克...我們來交換條件怎麼樣?」

评论(5)
热度(9)

© 寂つ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