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家飯(主:KK,NEWS,Hey!Say!Jump,V團...)

Kimi Raikkonen

主cp喻黃

堅持寫自己所愛的東西。
KK兩人三團。
謝謝音樂讓我有勇氣活下去。生きろ。

Lemon 03

還沒吃午餐但又不想吃😂

先休息

------------------------

「只要是月くん說的,ミサ一定照做」,彌海砂把跟自己相似的黑色筆記本紙小心的撕了幾張下來,「ミサ沒被抓也是因為月くん的關係吧,這次換ミサ來救月くん了」,一邊哼著新歌的旋律,她把一張張的紙小心的夾進名為日記的本子裡,放進了外出的黑包包中。

該是時候去探望月くん了~♡

在案件後幾天他們又去吃了大學的咖哩,有一句沒一句的咖哩也吃完了,但火村跟有栖沒有馬上走,他們在食堂討論了有關案子的東西,正好驗屍結果在稍早傳了上來,有栖川也一同看了報告,雖然他貌似一頭霧水。那個數據是什麼?欸?有異常嗎?我到看起來挺正常的,欸?不是CO中毒死亡而是先凍死?她不是在那間房間死的?各式各樣的疑問句被拋了出來,火村看著資料耳邊一個聲音一直出現,他終於出手制止了。

「有栖停...你停...你安靜一下」,放到有栖川面前的手指食指被咬了,火村感覺到刺痛的感覺他轉頭看有栖川,「這次我的想像又錯誤了,既然沒我的事情我就回去寫稿了,下星期截稿」,有栖川突然站起來這回嚇到了不遠處正要走過來的朱美,對方肩膀顫了下又回頭走回朋友的那一桌,現在不是好時機...。

「我記得你截稿是下個月」

「你管我!提前了!」,有栖川承認他鬧了點小情緒,不過他也想以這個為前提來小捉弄一下火村,他知道辦案中這樣不太好,不過他就是想玩一下,俗話說摯友就是互相坑對方而來的...?這句話貌似不怎麼對。

火村等人走後稍微的靠向椅背,他往外頭望去,有些繡球花意外的還沒開,但一簇一簇的紫色在撒上點雨滴會更美吧,就像那天一樣。在一起也十年了,兩個人漸漸的成熟了,現在雖然是三十幾歲的大叔了不過有栖川貌似有時童心未免,會露出像小孩子一樣的笑容,雖然這樣很不成熟,但火村卻打從心底希望他能一直維持這樣子,應該說他就是喜歡這樣子的有栖。

三澄在解剖完後很認真的抓著久部到處亂亂走,中堂每次從門後見到兩個人又出去後也跟著衝了出去,街上的人大概就是看到一個頭髮亂糟糟的人看著手機然後在路上狂奔的狀況,其實中堂在久部不知道的時候偷裝了定位在他手機裡,所以知道對方位置在哪後他狂奔去買了久部愛的甜食,在搭計程車回來,然後...他默默的報了帳。

「中堂さん?」,東海林從外頭進來只見到中堂一個人倒在沙發上,氣喘吁吁的不知道是發生何時了,「くそ!」,他沒做任何解釋把甜食放去唯一的一個冰箱後就去了解剖室。

「這又是怎樣?六郎跟美琴呢?」,東海林一個嫌棄的眼神只有剛進來的所長稍微瞄見而已。

「三澄さん就是這裡吧」,久部拿了手電筒照了冷凍車內,三澄也跟著靠到了久部的旁邊,拿出了複印的資料,訊息對起來了,他們互看了眼然後...他們被人鎖進在了裡頭。

「欸!欸?欸!?」,空氣開始變冷了,體溫也跟著開始下降,然後車子貌似正被人開往哪兒,身旁的箱子隨著車子晃動倒了過去,久部眼明手快把紙箱拿來蓋在正專注於資料上的三澄身上。

他們在裡頭待了不久後就發覺車子傾斜的角度不太對了,縫隙中開始進了水,久部愣了但是三澄開始檢驗了水的成份。

會變成怎樣呢?久部不太敢去多想,他看到三澄要打電話的手已經僵硬了,他把手機拿了過來播了他最熟悉的電話。

「中堂さん...嗎?」,三澄貌似沒有很驚訝久部知道中堂的電話,只是在一旁搓著手。

「去哪了?發生什麼事了?」,從電話裡頭聽出了細微的違和,中堂的語氣明顯急了。

「我跟三澄さん在...」

「茂山市蝶塚開車18分鐘的地方,現在...我們...貌似車子被開進了水中,這裡進水了,PH6.8,硬度20,亞硝酸1.5,然後...」,三澄幫忙接話,然後還沒說完話手機很不幸沒了電。「くそ!」,中堂看到所長剛好回來,順便拉了過來,想辦法救人。 

水不斷進來了,久部拿著四周的東西幫忙能擋一點是一點。「三澄さん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在這種狀況你還能這麼冷靜的做著檢驗」

「久部くん,如果我們能平安出去,你明晚有空嗎?去吃飯」

「明晚我有事情,下次...我請您」,久部想到了中堂,雖然是他先有約的所以拒絕三澄,但久部預約了下次。

「希望我們能出去...」

「一定可以的」,久部看著三澄不禁去想,為什麼從三澄身上感受不到絕望?像是無所畏懼的堅定眼神,那換作是他對於醫學與法醫學又是否能如此堅定?

「火村,抓犯人的事情交給你」

「這話可不對了,我只是協助而已,為了找到完美的犯罪...」

评论
热度(10)

© 寂つ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