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家飯(主:KK,NEWS,Hey!Say!Jump,V團...)

Kimi Raikkonen

主cp喻黃

堅持寫自己所愛的東西。
KK兩人三團。
謝謝音樂讓我有勇氣活下去。生きろ。

Lemon 04

有OOC的部分都算我的。

個人其實很喜歡牧生。

--------------------

三澄跟久部被順利救出後的當天,久部送了三澄回她家後他又回到了UDI,辦公室內一盞燈都沒有久部也因為想省電,他摸黑稍微整理著東西。

「久部くん」

「欸!?」,久部整個人被聲音嚇到了整個人跳了起來,在滑倒之際中堂抓住了他的手臂。

「中堂さん?您...今天一樣睡這?」,久部推了眼鏡,臉上還是微微有著慌張及驚嚇的表情。「嗯...你要回去了?路上小心,今天辛苦你了...」,中堂揉亂了久部的頭髮後就走進所長室去了,久部在原地稍微將頭髮弄整齊後拿了桌上的安全帽,在走出辦公室的門時又往所長室瞄了一下,然後他淡淡的笑了下。

即便嘴巴上總是酸言酸語,三澄跟東海林也總是覺得說中堂這個人感覺很差,但久部到不這麼認為,這人本質上還是溫柔的...,久部有時心裡會竊笑著然後往中堂那而看。

集體自殺事件結案後,火村除了慣例得去大學教課外在協助辦案上他也沒休息,隔天又接到了命案的消息,那一整天的課他都請假了,然後打電話給了有栖川。

「現場在哪?我收一收東西過去」,掛了電話後,火村皺了眉頭,他覺得有異樣,但單憑電話卻又找不出異狀。

在去現場的途中火村看到了一輛黑車從他眼前駛過,稍後就看到了兩個人從T字路口十分慌張的衝了出來。

「京極さん!犯人在...犯人在...哪個方向?」

「亮太くん剛沒看到嗎?這裡」,火村看著兩個人正要往反方向跑去,他上前搭話了。

「你們在找一輛黑色車吧,車子是往這個方向」,火村往反方向一指後,望月拿出了名片給火村。

「謝謝幫忙,有機會一定報答您」,望月鞠了恭就跟上了京極。

「有栖你對這件事的看法是...」,火村跟平時一樣的問了有栖川,但是有栖川不像平時一樣,他當著全場人的面前靠去了火村的耳邊說了他對案件的看法,有栖川還很莫名的露了笑容給火村,火村這時真感覺到異樣了。有栖川是不會露出這種笑容的,還有他的眼裡是如此的透明純淨,不像現在的“有栖川”眼裡有著跟他相似的黑暗。

「好吧...鍋島警部這次就由有栖川來講」,雖然語態跟平時一樣,但火村這次直接走出了現場,「鍋島さん我們先繼續吧,火村的事我會處理的...」,有栖川笑著打發過去了。

有栖川把最後的工作交還給了鍋島後他跟著火村離開了現場,火村走在他前面,沈默中有栖川聽到了火村低沉的聲音,「你是誰...?你不是有栖」,不知不覺他們到了家門前。

「火村你說什麼呢?」,“有栖川”被一把抓進了房子裡,火村記得今天時繪婆婆不在,幸好婆婆真的不在,因為他不想被人看到這副模樣。他很難得會如此生氣,應該說他會對事情有生氣的情緒都是因為跟有栖川有關。

「有栖在哪?」,他們兩個對到了眼,自稱是有栖川的人舔了唇,靠去火村的耳邊。

「你跟我很像但又不像,這句話可不能跟有栖お兄さん說哦...」,他講完後這回輪到真的有栖川了,他從樓上下來了。

「欸?牧生?你何時...穿了我的衣服?火村?」,有栖川貌似剛起床頭髮亂糟糟的,看到桐島跟火村愣了一下,本以為是在作夢他揉了眼睛發現是真實。

「那...火村さん、有栖お兄さん我先走了」,桐島很快的把手機放到了桌上離開了這個家,「欸?我的手機?怎麼會...?」,有栖川還在矇懂狀態火村就先把人壓上牆,「有栖你該解釋一下了...」

「就...我沒說過我有個弟弟嗎?」,有栖川縮著像隻貓咪一樣,旁邊的愛貓モモ用著大眼睛看著火村。

「モモ這晚不能吵哦...」,モモ像是回答似的叫了一聲,火村笑了。

零くん今天我遇到了一個很有趣的人...。

好想讓你見見他呢...不過應該不會被答應的...,不過我想你應該也不用見他...。

因為你有我就行了。

评论(13)
热度(12)

© 寂つ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