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家飯(主:KK,NEWS,Hey!Say!Jump,V團...)

Kimi Raikkonen

主cp喻黃

堅持寫自己所愛的東西。
KK兩人三團。
謝謝音樂讓我有勇氣活下去。生きろ。

[喻黃] 倒錯#

題材可能有點敏感?

這篇不確定會不會有後續,看狀況

哪根筋不對寫這種東西...

---------------------

粗劣的喘息聲響徹於房間中,血液滴上了黑色的地板,像是融為了背景的一部分,當失去視覺時身體的全身知覺將會自動的變得敏銳,白皙的大腿上被利器劃過一小條傷口,慢慢滲出的紅色液體沿著腿部肌肉而下。

有人正用手輕滑過傷口,身體主人咬緊牙關但嗚嗯聲還是小小的溢了出來。有人正用手捏起了下巴,不粗魯也不溫柔的強迫抬頭。

「喻文州你...」

「把上衣脫了可以嗎?」,冰冷的手指滑在了嘴唇上,身體不由得戰慄了,危險襲來,但是卻又渴望著對方帶來痛覺。

從很小的時候錯誤可能早就存在了,不像普通青春期的少年會對著周遭的女性多看兩眼,會對於同班的女同學不禁意的小動作弄得心跳加速、小鹿亂撞,反到是對於男同學下完課時用著衣服搧風的動作而悸動,而再長大點他是在繪畫中找到了憧憬、嚮往。

自己其實很不對勁吧、很不正常吧?看著班上男同學總是拿著各種AV女星的雜誌或是DVD,喻文州只是默默立起手裡的書,《人間失格》這是他最近迷上的書...,不懂喜歡上的理由,就只是一頭栽進了書本裡頭。

「餒這個跟這個你選哪個?」,書本被用力放了下來,兩本雜誌就被擠到了面前,爭先恐後的要喻文州選出一個喜歡的,這時他微微笑了指了某一本。

「我就說文州喜歡這種的」

「白痴啊,你剛剛明明就是選另一本」,爭先恐後的爭吵著,這之後話題又轉去錄影帶,就這樣不停的輪迴,這段時期的話題也就這些吧,多麼的幼稚,頂多多加個隔壁某班或是本班某女生哪個很正之類的,喻文州這時微笑沒退去。

像是演戲一樣,套上面具般,為了表現自己跟大家是一樣的...。

那時進了美術社,牆上擺放的希臘畫像留住了視線,比起女性他更覺得男性是美的化身,在白皙的皮膚上插進了尖銳的武器,血混合著汗水的樣子、狼狽不堪卻堅忍的樣子被寫實的描繪,肌肉也以精緻的線條刻畫著。

教室剛進來的左邊有個白色男性的半身蠟像,空間中只有喻文州一個人,在意識過來的時候他以前輕輕的貼上了冰冷的唇。

他...最近認識的新玩意兒好像由柔軟變得堅硬了。

落日的橘紅色如石榴石般,美麗的呈現出新鮮剛切開鮮橙的甜美艷麗,隨著半拉上的窗簾投射進來,這時教室門被打了開。

「欸?」

「欸?」

這是因緣?這是巧合?他們有了一次的見面之後視線就一直沒有從彼此身上離開過,他們兩個互補,就像是找尋到失落的一角的感覺。

黃少天只是個普通在不過的男兒,只不過喜歡同性、只不是從小就渴望著痛覺,小時候貪玩受傷時他不像一般的孩子哭哭啼啼,而是嘴角不知不覺的上揚,流血時瞳孔更是會放大,但不幸的是他很少受傷,次數少到病態的程度,而在差點受不了的時候,他遇見了喻文州。

啊、原來也有如此相似的人...。

這是從少年時期的淵源,永遠剪不斷,只會越來越深不會變淺。

夜晚從高處的落地窗往外看,城市的繁榮背後同時擁有著寂靜,一種說不出口的孤寂,喻文州將玻璃杯的酒傾斜了下,呈現了漂亮的gradation現象,他愍了口進嘴裡,甜膩之中帶點血腥味,他皺了眉,這時杯子被搶了過去。

「你一臉總裁樣的是怎樣?啊好痛,果然還是會痛的」,黃少天很豪邁的喝掉了剩下的酒,還順便稍稍抱怨及嘴賤一下。

貌似有點被曬黑但還是保有白嫩的腿上包著滲血的綁帶,不知道哪位手那麼不巧,沒綁好的部分鬆垮垮的垂了下來,喻文州看著吞了口水下肚,他蹲了下來把綁帶解掉,朝傷口舔了上去,這時黃少天身體抖了下。

「幹嘛?喻先生迷戀我的身體嗎?」,這時額頭上的汗水滑落了下來,不偏不移正中黃少天的眼睛,刺痛的感覺,黃少天有點弄不清到底是哪邊刺了,喻文州見狀捧了他的臉又意圖不明的摸了摸頭。

「你又想幹嘛?今天的code早就沒了」

「沒有你剛剛不是問問題嗎?我的確迷戀你,而且是全部」,喻文州趁機的吻了紅唇,接著就被眼前的人踹了一腳,他是不會痛不過他就這樣看著黃少天踢完自個兒大字型躺上床。

從那時因緣就斬不斷了...。

评论
热度(10)

© 寂つ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