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家飯(主:KK,NEWS,Hey!Say!Jump,V團...)

Kimi Raikkonen

主cp喻黃

堅持寫自己所愛的東西。
永遠支持KK兩人三團下去。
謝謝音樂讓我有勇氣活下去。

[喻黃] 我存在的時間11

很久沒更了,快完了...

------------

喻文州隔天匆匆就搬出去了,黃少天沒說什麼只是輕輕的頷首看著對方的身影隨著門關上慢慢消失,他該說什麼呢?他不用說什麼,只要這樣就好了,至少還是朋友還可以見面,還可以問候:欸,最近怎麼樣了?之類的,黃少天當時這麼想,關門的下一秒就開始為對方擔心住宿、吃飯的問題。

直到下午上課時喻文州沒到,然後在隔天的課沒出現,午餐在食堂找不到人時,黃少天才開始緊張,午餐也不知道是怎麼吃完的。

“怎麼沒見你跟喻文州?”,拿著書本正要去朋友宿舍時遇見了葉修,黃少天難得的沈默讓他皺了眉,這人是怎樣,平時的話嘮呢?葉修把棒棒糖放進了嘴裡嚼著時,後方來了個聲音,“少天怎麼沒跟你家那位在一起?“,蘇沐秋穿著實驗袍跑了過來。

“那種人才不是我的呢...”,眉毛上揚了一下,黃少天第一次那麼不想聽到喻文州這個人的事情,他討厭他,恨頭了,真的嗎...?黃少天最討厭思考了,他不想去朋友那兒了,而在決定離開現場的時候他聽到了一句話。

“剛剛他在學校附近的那間咖啡廳哦,你知道的”,蘇教授莞爾一笑,葉修看了轉身直接離開現場,對方則是跟了上去,黃少天搔了搔頭髮,教授的笑容果然最可怕了...他在猶豫之際發現他已經走到了咖啡廳的附近。

玻璃的些許反射無法完全看見裡頭的人在幹嘛,但是卻也足以明白,只是黃少天突然心裡冒出一個聲音,這人的整個人都如此的好看及完美,幹嘛要選擇他這種連個聊天室都會被禁語音的人、打遊戲不過也才強一點而已的人?他這樣默默的待在牆壁後面觀察裡頭的人好一陣子。

喻文州自從搬出去後就臨時找了個小套房租了住著,搬出去前的那一天他又看了一次日期,他貌似也無心在去學校了,見到又能怎樣?他現在不太想被黃少天質問原因,他不會說也不想說,但是他會全寫在最後一封也是第一封信裡頭。

咖啡廳裡頭的藍調音樂聽著挺讓人心情平靜的,他一早帶著手提電腦還有幾本書進了店裡後不曾出來過,比起空無一人的房間,他突然更想在人來人往但卻又不擁擠的店裡,感受最後那一點人情味,感受一番自己還存活著的事實。

個性是如此決然,但在寫信時卻擁有了感性,其實什麼都不寫更好嗎?他有這樣想過。“應該不會呢...”,喻文州自言自語、淺淺的笑了,突然視線糊了一片,臉上有個非常輕的觸感,而隔壁貌似投來疑惑的眼神,他這時往臉上一摸然後他喝了口咖啡。

苦澀原來轉化成了其他的東西...。

他要了奶精到進杯裡再啜了一口,還是很苦呢...,這時他往窗外看出去,這是他第一次如此嚮往天上的小鳥能如此自由...。

评论
热度(13)

© 寂つ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