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家飯(主:KK,NEWS,Hey!Say!Jump,V團...)

Kimi Raikkonen

主cp喻黃

堅持寫自己所愛的東西。
KK兩人三團。
謝謝音樂讓我有勇氣活下去。生きろ。

Lemon 08

我終於更了!誇我誇我(干##

--------

「這個人會來到單人室的原因你知道是什麼嗎?良太くん」

「不知道,怎麼了?」,自從夜神月進到看守所後武島就一直很關注這個人,什麼都不會做異常安靜且充滿著神秘,在不知不覺中房間裡的人都聽從了他的話,是用了什麼方法?武島一直很想知道但一直沒說出口。

武島不知道夜神月的來歷,相比之下前輩們的賭博遊戲在他眼中更是骯髒,但是他不能說出口,很多事情必須得看在眼裡,這是這裡所謂的規矩。

「聽說是因為前輩們看他不爽所有故意找碴,實際上他貌似什麼也沒做,前輩們肯定也是...怕他?」,武島聽完後淡淡的回應,他拿了顆蘋果藏著去巡邏了。

「給你的」,對於夜神月他只知道這個“蘋果”,夜神月從地上懶散的爬了起來,他朝著武島笑了下而且還說了謝謝。

害怕失去就像有栖川一樣,久部在編輯部遇上有栖川後又有好幾次有興遇見而交換郵箱,只不過交換郵箱的當天中堂默默把久部的手機借了過來,然後在所有人都下班後拿著把手機晃在久部面前訊問。

「就朋友那兒的...我手機怎在你那?」,久部看到中堂撥出電話後才後知後覺的衝上去搶,只不過有點身高差搶不到就是了...。

「久部くん?怎麼了現在打電話?」,對話那頭一個軟軟的聲音傳出來,中堂右眉挑了下。

「久部くん?怎麼不說話?怎麼了?欸你別拿走我手機!」,電話那頭一陣混亂後換上了一個低沉的男低音,而中堂這時認出來了,「くそ,是你?」,一旁的久部愣了很久,所以是熟人?一時間犯傻忘記了有栖川跟火村副教授很要好,然後關係線連過來,跟中堂很要好?久部呆愣在原地。

「你就是有這個壞習慣所以才一直有人辭職,然後前陣子還扯上官司,不過這裡稱讚你一下,你在法庭上那句話我還挺中意的...」,火村冷笑著,電話另一頭貌似也聽得出來,這個人就是不管用激將法還是其他什麼方法都能冷靜應對,有時還給人懶散的感覺,在現場的時候有時也是,但卻每每說到正確無誤的答案,中堂認識這個人也有一段時間了,某次命案現場遇見之後就成了另一種的孽緣,平時幾乎不曾見面,中堂也只知道火村有個好摯友,沒想到這回還真被他遇到了。

「你不在現場又是怎麼得知的?」

「我的好摯友在場呢」,中堂聽到了一聲“喂!別鬧”還有些許小雜音,他蓋住手機收音的地方轉頭問久部當天的情形,貌似...真的那人在場...。突然中堂來了個衝動想掛電話了。

「算你厲害,好了我沒事了」

兩邊可以說是同時看了身旁的人,而且很巧的是兩個交換號碼的人,這天晚上都睡在了別人家...。

黑暗的叢林裡迴盪著細碎的腳步聲、喘息聲、雜草窸窸窣窣的聲音,恐懼、不安、執著、瘋狂混雜在空間中,逃跑只為了活下去,一場追逐站註定了你死我活。當噩夢醒來後一個熟悉且溫暖的手總會與那冰冷重疊,溫柔的覆上去化解所有的不安,再度睡去時是戴著暖意的笑。

細雪紛紛落下,人類的生命被遺棄在這之中,不得不無聲的解開,多少的痛苦都必須隱藏在沒有情緒的面具底下,直到一個人時跪了下來無聲的哭泣著,所愛的人、空缺的心裡,曾經還想過一了百了。多少次在夢中回憶起過往,而偶爾在半夜醒來時總會有個熟悉的聲音。

還沒睡嗎?

沒事的、我會幫中堂さん找出兇手的。

這兩句加上闔眼前的一抹無法言語的微笑讓他無法多問什麼,他想親手殺了兇手...但是這絕對不會是男子所期望的。

隔天中堂先離開了住所去上班,久部則是有事情要找宍戶問清楚,上次所給的那些資料。「好險...」,久部拿出了手機看著隱藏著的手機號碼想到昨天還好是那樣結束,身體莫名打顫著,他...第一次瞞著中堂事情,這樣說感覺好像兩個人在一起很久,其實沒有,他們其實也沒在一起多久,而且幾乎也不曾對彼此說過喜歡你這種話,他們就是...自然而然成了這樣吧。

「宍戶さん上次你給的那些...」

「你知道中堂系是殺人兇手嗎?」

「中堂さん只是被懷疑而已」,久部早就從有栖川哪裡聽到很多了,不過可沒像從宍戶這裡聽來時那樣的惹火,有栖川的語氣裡更多的是關心。久部那時笑笑的說沒事,那是一總似曾相識的感覺...,他也想在中堂犯錯之前阻止他,久部可能也跟有栖川一樣,偶爾在一個人的夜晚被噩夢擾寧。

「我不會再來找你了,編輯部那裡我也會辭退掉」,久部爽快的斷了這層關係,靠自己也沒關係久部心裡這麼想,而同一時間UDI的所長貌似發現了什麼。

「UDI裡頭可能有內賊」,空氣瞬間凝結了,中堂悄悄的走了出去。

是久部...嗎?他知道他不該懷疑但是眼下狀況他不得不這樣設想,中堂重重的靠在牆壁上,最近實在是心力交瘁。

「中堂さん!」,最期盼也最不希望的人迎面而來,是他嗎?而他又能淡然的面對就像平常一樣嗎?中堂跟平常一樣罵了一聲くそ。

紅金魚本身就不是火村要調查的案子,犯人也該慶幸沒遇到火村不然立馬就破案了,這天副教授跟他家大作家外出去幫忙案子,在懸崖上風大到有栖川一直吃頭髮,而他家偵探還一臉淡定。

「站這幹嘛?進去?」

有栖川拍了火村的肩但沒得到回應,那人只是凝視著前方,仿佛在思考著什麼,諸星的事?案件的事?有栖川覺得都不是,應該是...在這個舞臺下最完美的殺人方式,海浪無情的拍打著,這恐怕能成為這齣戲的配樂。

「我們是同一艘船上的人」

「嗯」,兩人之間又只剩了海風咻咻的聲音,鍋島在遠處看著兩位老師沒上前去,只是靜靜的看著,只有有栖川能當火村的助手,也只有他能瞭解火村。

评论
热度(12)

© 寂つ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