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家飯(主:KK,NEWS,Hey!Say!Jump,V團...)

Kimi Raikkonen

主cp喻黃

堅持寫自己所愛的東西。
永遠支持KK兩人三團下去。
謝謝音樂讓我有勇氣活下去。

[喻黃] Panic Disorder 19

體力差的我第二堂課就快死了😂

------------------------

目前理髮廳的地方離家裡有好大一段距離,這是黃少天特別挑的地方,這讓他更可以下定決心而且也讓他能更自理。早上黃少天也忘記怎麼過得了,中午吃了紅燒牛肉泡麵下午就搭車返鄉。

家裡的樣子黃少天雖然已經有點模糊,但當看見大門的同時還是湧起了一股熟悉感,然後他又遠遠的看到自己的母親走了過來,他想像的是被罵一頓,但得到的卻是一個熱情的擁抱。

“媽?”,黃少天語氣帶著疑惑,母親的肩膀些許的發顫著,接著他的頭髮被大力的搓揉著,“死小孩去了哪裡,這麼久也不回來”,黃少天正要說什麼時頭就被用力巴了下去,痛得他摀了頭部,接著母子...

[喻黃] Revival 01

先發01找時間再來更。

現在想不到喻總能做什麼...。

------------------

一個小小的人事部員工,又是一個標準到不行的直男,嘴巴上說著聯誼聯誼但每次到了要說話的場合就躲到一旁,變成隻膽小的小貓,曾經有過女友但現在卻單身了好久好久。

黃少天這個人文書能力也實在稱不上好,而在某天早上被告知轉去行銷部的那天下午他被要求去找客戶,而這時話嘮性格偏偏就來攪局,他第一次體會到被甩門的那種感覺,他當場楞在那兒了,一整天早上實在糟透了,本來從個女性很多的辦公室到了男性很多的辦公室,恩...這很反差也很糟,對於黃少天來說。

他僵在那兒呆呆地望著單一顏色的大門,直到一隻手伸出來按了客戶...

[喻黃] 我存在的時間 12

進宿舍第二天早上XD

我想寫純情的職場戀愛(??

----------------

感情不是說斷就能斷的,至少這對他們兩個都是一樣的,幾天下來剛開始黃少天還跟著身邊的人說喻文州生病在家休養,可是多天下來沒看到人加上黃少天多多少少透露出的異樣感,最後大家也知道了。

"黃少下課了發什麼呆?",終於到了上課發呆的地步了,兩眼凝視著某個地方但心神早飛了,要不是身旁的人碰了他他也回不了神,這個異樣也看在剛剛上課的教授葉修眼裡,他很懶得管這種閒雜事情但礙於交情不錯,他無聲無息的走出了教室,他去找苏沐秋這個堪稱學校問題解決大師商量。

只不過苏沐秋只說了一句話,"感情的...

[喻黃] Panic Disorder 18

誇我我居然更了(干##

-----------------

當天晚上他們蛋糕根本沒吃,吹完蠟燭後就把它拿去了喻文州家的高級冰箱,而黃少天也順理成章的去喻文州家睡了一晚。放下了煩心的事情,黃少天洗熱水澡時還愉快的唱了歌,喻文州在外面用找筆電時肩膀不停到抖著,而對方出來時看見一個人抱著肚子一臉痛苦樣的趴在電腦前,黃少天飛奔過去關心。

“笑死我、肚子好痛...”,黃少天的關心全部瞬間消失了,他給了喻文州一個白眼自己假裝在堵氣般重重的坐上沙發,當然喻文州看到這樣他關了電腦就黏了過去。

坐到了黃少天旁邊一個轉頭,他無意間瞥見了寬鬆的領口下微隆起的男性胸部,可能受熱水刺激乳尖還泛著鮮艷的粉紅,喻文...

[喻黃] Platonic 44

這篇到底是要寫到幾章...

有史以來寫過最日常的一篇

------------------

食評這種東西我們這團的兩位完全沒有...

                                       ...

[喻黃] Panic Disorder 17

黃少生日快樂 (放棄寫賀文了XDD

想開新的東西寫...

-----------------------

黃少天跟喻文州談完之後的隔天早上,氣氛在一個乍看正常但又有點違和的狀況下度過,下午很難得的請盧瀚文先回去他提早關店了,這讓盧瀚文在走出店前一直頻頻回頭深怕下一秒他家的店長就去灌安眠藥了。

"我沒事只是有點累而已,我不是小孩子別擔心這擔心那的",黃少天淡淡的笑容還是讓盧瀚文不安心,剛要拿手機出來call人來時黃少天的手就先來制止了,"不用叫文州我沒事的,只是我等等想出去走走,別擔心"

"那老闆請小心注意身體"...

[喻黃] 我存在的時間11

很久沒更了,快完了...

------------

喻文州隔天匆匆就搬出去了,黃少天沒說什麼只是輕輕的頷首看著對方的身影隨著門關上慢慢消失,他該說什麼呢?他不用說什麼,只要這樣就好了,至少還是朋友還可以見面,還可以問候:欸,最近怎麼樣了?之類的,黃少天當時這麼想,關門的下一秒就開始為對方擔心住宿、吃飯的問題。

直到下午上課時喻文州沒到,然後在隔天的課沒出現,午餐在食堂找不到人時,黃少天才開始緊張,午餐也不知道是怎麼吃完的。

“怎麼沒見你跟喻文州?”,拿著書本正要去朋友宿舍時遇見了葉修,黃少天難得的沈默讓他皺了眉,這人是怎樣,平時的話嘮呢?葉修把棒棒糖放進了嘴裡嚼著時,後方來了個聲音,“...

[喻黃] 倒錯#

題材可能有點敏感?

這篇不確定會不會有後續,看狀況

哪根筋不對寫這種東西...

---------------------

粗劣的喘息聲響徹於房間中,血液滴上了黑色的地板,像是融為了背景的一部分,當失去視覺時身體的全身知覺將會自動的變得敏銳,白皙的大腿上被利器劃過一小條傷口,慢慢滲出的紅色液體沿著腿部肌肉而下。

有人正用手輕滑過傷口,身體主人咬緊牙關但嗚嗯聲還是小小的溢了出來。有人正用手捏起了下巴,不粗魯也不溫柔的強迫抬頭。

「喻文州你...」

「把上衣脫了可以嗎?」,冰冷的手指滑在了嘴唇上,身體不由得戰慄了,危險襲來,但是卻又渴望著對方帶來痛覺。

從很小的時候錯誤可能早就存在...

[喻黃] Panic Disorder 16

好像很久沒更了。

快完了。

--------

自從兩個人關係更進了一步之後,生活其實也只多了點甜蜜,喻文州偶爾會溜到黃少天那兒幫忙,正大光明的翹班就算了,黃少天佩服的是喻文州的學習能力、做事能力,雖然在工作上得到了點幫忙,但身體問題還是存在。

有時候頭暈、心跳加快覺得不對勁的時候,他還是挺依賴藥物的,沒有變好反而變得更糟了點吧?即便喻文州說過每個人都有缺點,但黃少天就還是下意識的逞強了。以為對方看不出來,覺得自己這個方式很聰明,但是喻文州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而盧瀚文貌似也很擔心所以時常瞞著自家老闆去通風報信。

“沒事的”,喻文州總是會這樣對盧瀚文說,這也是對於自己的一種催眠,他其實有...

[喻黃] Platonic 43

最近怠惰

想寫ABO...(?
-------------

照自己的想法不就好?

                                 -黃少天

說到演戲這部分喻文州演的劇比黃少天多很多,最近還接到了個有趣的工作,當個作家不有趣,但是這個作家的類型、角色塑造導演...

1 / 19

© 寂つ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