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家飯(主:KK,NEWS,Hey!Say!Jump,V團...)

Kimi Raikkonen

主cp喻黃

堅持寫自己所愛的東西。
永遠支持KK兩人三團下去。
謝謝音樂讓我有勇氣活下去。

[喻黃] Panic Disorder 13

頭髮長了想修頭髮

我要開車嗎...(怕

近期內正努力愛著自己

------------------------------

男生的嘴唇原來也可以那麼柔軟嗎?喻文州想起了曾經的幾任,當然那幾任都是女生,但貌似都沒給他留下深刻的印象,最短兩三個月最長也不過一年左右就草草結束,從沒有過一個人像黃少天一樣讓他煩惱那麼久,也沒一個人讓他如此執著,執著到害怕那人受傷、執著到可以委屈自己求得那人的幸福,這些喻文州都在黃少天身上做過了,但是事情貌似沒有他想的如此簡單。

黃少天這是可能也喜歡...嗎?喻文州張開了眼睛剛好對上了黃少天的雙眼。

“接個吻這麼不專心?你說那是開玩笑的是騙人的吧?別把我當小孩子耍了,我都二十幾歲跟你差不多,所以別把我當個孩子!”,黃少天把喻文州推回鞦韆上,他則是站起來背對喻文州說話,他欲言又止的思考著要不要繼續說現在腦子裡所想的這些,“雖然我情緒真的不穩像小孩,身體帶病莫名會頭暈頭痛,很麻煩很難搞很討人厭很聒噪很反差又很容易炸毛,但是不要覺得我什麼都不知道,我...”,最該冷靜的是他,但是情緒起來了怎麼樣也壓不過去,有種快要喘不過去的感覺,但是他卻很想說出來,說出來反而對現在的他更好。

“少天,我會聽你說的”,喻文州這時想上前抱住黃少天或是握住黃少天的手說:你慢慢說,我會聽你說的,他想這麼做不過他也打消了這個念頭,比起肢體接觸,現在他決定用語言來讓黃少天知道,他重視他。

喻文州的決定沒有錯,只是那麼簡單的話語讓黃少天稍稍冷靜了下來,沒錯,他會聽的,黃少天這時深呼吸然後轉身面對喻文州。“你其實早就知道了吧,不過我還是想確認,我現在的缺陷能接受嗎?”

“沒有人不會有缺陷,我接受不接受都是其次,主要是你自己要先認同接納自己...,我回答你剛剛的問題,那的確不是玩笑是真的”,喻文州講完話後兩人之間又靜默了,他本來還以為黃少天會說些什麼,沒想到是神來一筆的吻,黃少天整個人的重量往喻文州那兒放。

“還沒真正的在一起,我就要先進醫院了嗎?”,鞦韆的坐墊也就那麼小一塊加上黃少天突然就把重量放上去,他們兩同時跌了下去,好在沒出什麼事。

黃少天難得的大笑了然後把喻文州拉了起來,“二十幾歲的人了真像小孩”,喻文州拍著他的衣服時,黃少天這個行動效率莫名奇妙高的人又說了震驚的話。

“我現在特別想做...文州你懂的”

怎麼跟他一樣...。

喻文州覺得這人真的很坦率,直接的說辭但想法卻是跟他一樣。

评论
热度(16)

© 寂つき△ | Powered by LOFTER